您现在的位置:天津热线 > 娱乐 > 专访《长歌行》导演朱锐斌:每个人都能找到心中的“道”

专访《长歌行》导演朱锐斌:每个人都能找到心中的“道”

2021-05-22 12:46

  如果问今年最受观众欢迎的影视剧是什么,如“黑马”一样存在的古装传奇剧《长歌行》,必定占据一席之地。该剧自播出以来一路“长歌”,收获超高口碑和播放量,并霸榜海外,200余条相关微博热搜展现了观众们的热情,也彰显出该剧的热剧气质。日前,该剧在观众的不舍声中完满收官。

  《长歌行》由中国香港资深导演朱锐斌执导,入行30年,这是他拍的第50部作品。从《香蜜沉沉烬如霜》“超级霸主”地位的收视口碑,到《长歌行》引发的全网追剧热,朱锐斌用一部又一部作品,证明了其不俗实力。

  不走寻常路、构思新颖、善于捕捉人物情感,用多样化的表现形式为剧集加持,是朱锐斌导演多年来创作的共同特点。此次《长歌行》的创作亦是如此,剧中创新的叙事手法,高级的艺术语言,多元化人物塑造,对家国大义的诠释,以及对文化自信的深刻彰显,都引发了观众的热烈讨论。在与朱锐斌的对话中,我们了解了《长歌行》背后的创作故事,而谈及贯穿全剧始终的“寻道”二字,朱锐斌也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求真、探索

  尊重历史真实也注重艺术表达

  近年来,国产剧市场百花齐放,古装剧更是炙手可热的题材,在众多优秀的古装作品中如何成功突围,是令众多影视创作者“犯难”的事情。曾创作过古装、年代、都市、青春、爱情等不同题材、不同风格作品的朱锐斌,始终勇于挑战新鲜事物,期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在“情感”的大主题下进行更多元化的探索,而《长歌行》的出现正是让他文思泉涌的存在。

  《长歌行》聚焦初唐时代,在真实历史背景下,对历史事件和虚构人物进行艺术化创作,找到了真实与艺术之间的平衡点,这是该剧广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历史真实是相对的,我认为对史实既不要提存太浓,太浓了就缺乏审美意蕴和戏趣,也不能注水太多,太多就失去了历史的存在价值”。朱锐斌认为历史真实应该与艺术的真实和谐统一起来,历史真实,文学虚构,和镜头呈现等多元素共同组合,才能形成艺术真实。

  在故事的编排上,剧中引用了李世民、李建成、魏徵、杜如晦、房玄龄、等大量的真实历史人物,玄武门之变、李世民拜魏徵为相等真实历史事件。虚构的李长歌、阿诗勒隼、李乐嫣等人物则成为推动这些历史事件的线索人物,为剧集增加了戏剧性和可观性。而想要将剧本中的情节立体化呈现在观众面前,在制作上“求真”也是必不可少的因素。朱锐斌以服饰为例,“剧中不同等级官员的服装颜色不同,同一人物在不同时期的服色也随之变化”。剧中关于唐朝“礼仪”的呈现,比如“击甲之礼”、“稽首”礼等等均与古书典籍中记载的如出一辙。

  在表现形式上朱锐斌讲求“突破”和“创新”两个词。人物演绎配合插画,让该剧展现出了颇为震撼的视觉效果和具有冲击力的代入感。尽管如此,《长歌行》在播出后,穿插进插画的形式依然受到一些争议,对此,朱锐斌为我们揭开了谜团。“一是致敬原著,二是用插画呈现后人物情感传达更为清晰”。既要求真,又要赏心悦目。这是朱锐斌创作时始终秉承的原则,也是其尊重观众、尊重专业的表现。

  鲜活、立体

  呈现有血有肉的人物面貌

  漫画的独特改编和着眼于家国情怀的宏大格局的主题,点燃了朱锐斌的创作激情,也给了他对于人物塑造更多的想象空间。“李长歌的正义凛然,完美诠释了小人物大情怀,让我热血沸腾”。谈到接下《长歌行》这部剧的初衷,朱锐斌表示,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被漫画里的人物深深吸引。

  在朱锐斌的故事架构中,李长歌当属“大女主”。“作为主角的长歌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遇到的每一个人,收获的每一段经历,都像画“话本”一样,串联起来勾勒出人物成长。”针对不同角色他有自己的排布方式,对于本身“虚构”出来的长歌和阿诗勒隼等人物,朱锐斌选择依托漫画人物的同时要求演员带着更为贴近现代观念的想法去做人物诠释;而对于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他会在参考漫画中的人物性格和状态的同时,也及时规避与真实人物相悖的地方。

  在朱锐斌的精心铺排和演员的二次创作之下,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长歌行》剧中每个人物鲜明的性格特征。李长歌的坚韧勇敢,阿诗勒隼的正义仁德,皓都的稳重却木讷,李乐嫣的善良灵动,魏叔玉的温和谦恭,房玄龄的狡黠重情,杜如晦的鞠躬尽瘁,魏徵的忠诚睿智,李世民的敬贤爱民…每一个角色都有血有肉,每个人物都没有绝对的正恶,都有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即使是被观众称为反派的“奕承公主”,在被仇恨麻痹了自己之外,也只是一个刚强、悲惨却又宁死不屈的女人。朱锐斌坦言,在对人物塑造的有益探索中,他自己也受益匪浅。“非常规的人物性格和人生历程,所有的人物关系可以有另一种思考。”

  热血、大义

  不同情怀铸就不同之“道”

  “何为家,何为国,何为百姓,何为天下?”这是《长歌行》最打动人心的地方,也是“寻道”、“悟道”的根本所在。对与剧中所说的“道”,朱锐斌给了我们最深刻、最全面的诠释。

  “‘长歌虽已失家,不愿再失大唐’,这是李长歌心中的‘道’”。朱锐斌表示,《长歌行》的终极追求,就是勾勒出少年成长的热血,要展现的是少女李长歌在被迫逃亡的过程中,从一心欲复家愁到守护家国天下为己任的转变。家仇之外,李长歌不仅是大唐的子民,更是大唐的郡主,她的“道”便是以一已之力保大唐盛世的爱国情怀。吴磊饰演的隼来自草原,作为草原儿郎,他的“道”是既要保护背后的整个鹰师,又要守护天下百姓和心爱之人。李乐嫣在流落民间时受尽民间疾苦,领悟到自己的“道”,那便是让人人有饭吃,不再让百姓受饥挨饿。

  主角之外,胸怀天下,守护大唐百姓安康——这是李世民和无数忠臣心中的“道”。正如以命殉“道”的公孙恒自刎前说的那句话,“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千百年后,我们从《长歌行》中看到了他们的英雄气概,感悟到了他们为国为民、无畏无惧无悔的情怀,“他们的“大爱”能够感染着今天的观众,便是该剧最大的成功。”朱锐斌表示。

  《长歌行》以家国情怀贯穿全剧,每个人都在找寻自己心中的“道”。“道”是什么,没有定义,但每个人的“道”都不一样,对于朱锐斌自己来说,遇见《长歌行》,同样也是一种“道”,创作其过程也是一次“寻道”之旅。他将以往所传递过的“小情小爱”汇集在《长歌行》中,表达出了自己心中的“大爱”。在这一过程中,他摸索着前行,并获得了多方的支持和团队的默契配合,就如长歌一样。“愿我们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心中的‘道’。”

推荐